安徽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吃信息 >

我是一只小小龙 23

时间:2019-10-29 17:49:50
我是一只小小龙 23

  第二十三章 战龙(二)

  情况直转急下,几条年轻的巨龙也加入了战圈朝纳兰天风扑去,纳兰天风立刻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护盾和疾风术,身形急速后退,但炙热的火焰瞬间就将他吞没。

  而凯尔则被剩余的五长老穷追猛打。凯尔双翼一振,扶摇直上,五条巨龙紧随其后。

  “凯尔!”盖伦大急,她一个人飞上高空,就孤立无援,因为这里没有人会飞,而希瓦娜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变成龙形,这是泽拉斯之前特意交代过的,因为龙族一旦发现希瓦娜能完全“龙化”的话,可能会不择手段的杀死她!

  但是凯尔这样做事有她的道理的,她的力量离太阳越近就越强,她需要更多的阳光!

  如同金色的闪电一般,凯尔瞬间冲到了云端之上,五条巨龙的速度也丝毫不慢。

  “炽热的圣力,审判邪恶!”

  凯尔手中的十字剑脱手而出,身形暴涨。瞬间化为一把长达三丈的巨剑,以雷霆之势朝群龙垂直斩去。

  巨龙感到了致命威胁,立刻散开,但是有两个倒霉的家伙因为飞在最后面,视线受阻。来不及避开瞬间被斩成了两半!

  众人只看见一条金色的巨剑从云层中射出,那巨大的威力甚至将龙族的一座宫殿夷为平地,然后是残破的龙躯从天空掉下来。这一刻盖伦震惊了,传说中天使都能借用神明的力量,难道是真的?

  昂克莱斯双目喷火,“居然敢毁坏我的宫殿!”昂克莱斯化为龙形,飞速朝天空冲去。凯尔的剑也变回原形朝空中飞去。但是昂克莱斯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他冲破云层突然出现在凯尔面前,凯尔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龙息喷中,身受重伤。她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给自己施加了“神圣庇佑”抵挡住了昂克莱斯再一次的攻击,巨大的冲击力让她晕了过去,急速坠落。

  众人不仅仅在和眼前的巨龙战斗,还关注着天空,纳兰天风的衣服都被烧成了“破抹布”胡子也被烧焦不少。卡特琳娜看着盖伦一副心急的样子,气得狠狠的朝巨龙身上捅了两刀。

  “看天上!”一个武士率先发现了天空中坠落的凯尔,但是他这一分心立刻被一只巨龙咬成了两截!

  希瓦娜再也抑制不住怒火,她记得大家都叫那个武士“老三”。吼!!!一声龙吟响彻天际,希瓦娜瞬间化为龙形将那条巨龙斯成了两半,她双翼急速拍动朝坠落的凯尔飞去。

  “娜娜!”这回嘉文急了,希瓦娜飞上天空只会和凯尔一样把自己置之险境。

  “啊!!!天崩地裂!”嘉文困住了想要追击希瓦娜的三条巨龙,但是也把自己陷入了危险之中,他将独自面对三条巨龙!但好在他有阿塔玛之戟。

  就在希瓦娜接近凯尔的时候,昂克莱斯怎么预防孩子出现癫痫呢也追了上了。就在昂克莱斯想要结果了这烦人的天使的时候,他却突然愣住了。他看着眼前这条小小的火龙,“她是希瓦娜?她居然可以完全龙化?”杀?还是不杀?不过现实容不得昂克莱斯多想,他这一犹豫就已经失去了机会。

  希瓦娜可不知道昂克莱斯的想法,只知道看见他跑就对了。情急之下她只能咬住凯尔的脚踝,以“自由落体”的方式急速坠落。要接触地面的那一刹那她张开双翼缓冲了一下,把凯尔“投”到了地面,又冲入了嘉文的“天崩地裂”之中。

  又一个武士牺牲了,泽拉斯看着眼前的情况。大家被分开,各自为战。纳兰天风已经身受重伤,凯尔已经昏迷。战场之上唯一完好的可能就昆明治疗青少年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只有希瓦娜,嘉文,盖伦,卡特琳娜四人了,但是泽拉斯明白,这样下去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无奈之下泽拉斯拿出一张魔法卷轴,撕开了它。

  唰!一瞬间,大家突然都消失了,龙族都呆住了,怎么刚刚还在生死相搏的敌人眨眼间就没了?希瓦娜也呆住了,咦?嘉文呢?

  昂克莱斯迟迟降落,道:“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昂克莱斯知道泽拉斯是用空间转移魔法逃跑了,却把希瓦娜漏掉了。空间转移魔法总该有人数限制的。哈哈哈,正合我意。

  众十堰治癫痫的最好方法人直觉得一阵晕眩,突然就在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里了。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武士道。

  “空间转移魔法,我们暂时安全了。”泽拉斯道。

  大家都送了一口气,他们心里都明白,要是继续打下去只会全军覆没,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纳兰天风躺在地上呻吟了一声,他不行了。

  “天风老师!”嘉文和盖伦齐声道,纳兰天风并不是他们的老师,但是他们从小都是那么叫他的。嘉文上前一步抱住纳兰天风。

  “咳咳...我知道,我...不行了。殿下,你们不用替我伤心,人终有一死,我...我的毕生所学都已经教给了拉克丝,我了无遗憾。”

  众人低头无语。但是纳兰天风还没有说完,:“盖伦,你有个好妹妹。不过殿下,我想...我想说,拉克丝是个好女孩,但...她也许不是个好皇后。”

  嘉文低头道:“我知道,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把她当妹妹一样看待,小时候的话,就算了吧。”

  “呵呵...”纳兰天风露出欣慰的笑容,拉克丝的性格他很了解,她的确不适合去做一个皇后,这样只会束缚她,浪费她的天赋,死之前,他首先要为爱徒选择一条最好的路。纳兰天风继续道:“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你..你对小娜那孩子...很特别...对吧?”

  嘉文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其实...其实我想说,如果你把她...一直留在身边的话,你...你叫她如何自处?”

  嘉文呆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今纳兰天风这么一说,在嘉文心中如同惊雷!希瓦娜,她是半龙人!为世俗所不容!一旦她曝光的话,必将遭到人类和龙族的追杀!人类当中也有组织做这一类事的。如果希瓦娜只是低调的做一个普通人的话也就算了但是他跟着嘉文,必将融入上流社会,身份如何保密?她将如何自处?难道叫她藏头缩尾过一辈子?

  看着久久无语的嘉文,纳兰天风目光清澈。他最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他的最后一句话。

  “殿下,你若是能跨出这一步,徳马西亚万民之福。”

  哦不,他还说了一句:“殿下,常言道人不风流枉少年,但是你在皮特沃夫遇到的那个女孩子的背景不一般,她的父亲在皮特沃夫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今徳马西亚正在与皮特沃夫建立邦交,以求共同对抗诺克萨斯。所以你在酒店中公开追求她的事情必须要有个交代,否则这必然会影响到徳邦和皮城的关系。”(我嘞个去,人要死的时候话才说不完。)

  嘉文放下了纳兰天风,他现在满脑子里都是纳兰天风的那句话“叫她如何自处?”

  额...不过...希瓦娜呢?嘉文环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希瓦娜。

  “娜娜......娜...”

  “别喊了,我没有把她带过来。”泽拉斯道。

  “什么!”嘉文大惊,道:“不!你怎么能让娜娜一个人在那里!”

  泽拉斯淡然道:“没关系,我在她身上留了空间坐标。”

  “那我们赶紧传送回去!”

  “回去送死?”

  “不,不对,情况那么危机你还有时间做空间坐标?你故意的对不对?”

  “对”

  众人惊异的看着泽拉斯,他干嘛承认的如此干脆?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江西癫痫病到哪看>

  泽拉斯道:“你放心,小娜她不会有事儿。”

  “何以见得。”嘉文感觉自己要暴走了,如果不给他一个理由他立马会翻脸。

  泽拉斯淡淡道:“我了解昂克莱斯,他和他哥哥一样,要做的事情,不会犹豫。”

  “你了解?我不了解,我只想知道现在娜娜到底怎么了!”嘉文深吸了一口气,他极力的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又道:“你既然说你了解,那你说说,你和炎龙族到底有什么恩怨,你和昂克莱斯以前就认识对不对?”

  “你想知道?”泽拉斯反问道。“那我就告诉你吧,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废话不多说,反正大家都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一笔带过吧。)

  听了泽拉斯的讲述大家都沉默了,原来这是一场跨越千年的恩怨故事。

  嘉文一拍脑袋,惊讶道:“原来你就是书里的那个泽拉斯!怪不得天风老师会叫你前辈。”没错儿,书里的泽拉斯。泽拉斯的魔法传奇在许多书籍中都有记载,几乎每一个修炼过正统魔法的人都知道他的故事,早年嘉文在“战争学院”进修的时候当然也读过泽拉斯的故事,只是当他真正的遇到泽拉斯时,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遇到的居然就是几千年前的那个“魔法传奇”。

  嘉文冷静了下来,道:“对不起,我刚刚太冲动了,我..相信你。不过书里不是说你为了追求永恒不死才舍弃肉身的吗?”

  “那只是一种比较体面的传言罢了。”泽拉斯道。

  “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

  此时嘉文和泽拉斯已经该是商讨下一步的计划,但是有个大个子已经欲哭无泪了。

  盖伦,他此刻怀里正抱着凯尔。凯尔昏迷了过去,到现在还没有苏醒,总不能让她躺在冷冰冰的石头上吧?没办法,盖伦只得把凯尔抱起,但是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盖伦估计已经被卡特琳娜杀了一万遍了。

  盖伦低着头不敢看卡特琳娜,道:“卡特,我。”

  “你抱着她吧,别指望我帮忙。”卡特琳娜把盖伦的话堵了回去。卡特琳娜原本是被派来刺杀嘉文的,但她并无此心。

  盖伦无奈的看了凯尔一眼,心里只期望她能快点醒来。其实凯尔受的伤比纳兰天风还要重,毕竟昂克莱斯出手就是毁天灭地的架势,不过天使都是半神之体,其强悍程度不言而喻。

  盖伦盯着怀中的凯尔,不得不说这个“女汉子”真的是一个很好看的女人呢,明眸皓齿,虽然线条刚毅,但是却细腻无比,带着一股天使的圣洁感,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尤其是昏迷中虚弱的样子,连原本洁白的羽翼也烧焦了不少,让盖伦心里生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想到那晚在湖边的景象,盖伦突然间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盖伦身为一个屌丝,爱情路怎么可能一番风顺呢?让我们给他使点绊子。哈哈哈......)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