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吃信息 >

全部章节《若我不曾爱上你》免费阅读

时间:2019-10-08 13:09:30

  明楼小说,回复:即可阅读全文

  《若我不曾爱上你》小说主人公:《》精彩试读

  第十三章: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傅谨言心中某个地方被狠狠的戳了一下,挂断电话就跌跌撞撞往门外冲去。

  太过着急,经过玄关时撞倒了行李箱都顾不上,一只橡皮鸭从里面滚出来,停在那片干涸的血泊之上。

  那是他给未出生的孩子买的礼物。

  踏出傅宅,满地栀子花瓣已经泛黄,如同老照片,时间已过,事情再也改变不了一般。

  火急火燎赶到警察局,他反倒是有几分迈不动脚,害怕真的瞧见那个女人躺在冰冷台子上。

  可终究有要面对的一刻,走进去,助理已经在等着了,看见傅谨言,就赶紧起身,“傅少,在这边。”

  那个女人就躺在停尸房中间,白布掩盖,寒气四散。傅山西哪家医院好谨言缓步上前去,正要伸手掀开白布,又被边上的法医给拦住,法医小声说道,“傅少,我们发现这具尸体的时候已经太晚,还请你做些心理准备再看。”

  他不言,蓦然掀开白布,那女人躺在冰冷的铁板上,原先隆起的肚子凹陷下去几分,面目全非,皮肉外翻。一身血污已经将原本衣服的颜色给遮盖了,血色发乌,看得傅谨言眼眶有点发红。

  这怎么会是苏夏呢?

  那个女人生前最爱美,怎么会让自己狼狈成这样呢?

  “这具尸体是我们在孤儿院里找到的,死者是因为失血过多而亡,孩子在大人死之前就先是去了生命特征,从死亡时间和现场的血液采集来看,这就是傅太太了。”

  “我想和她说会儿话,请你们先出去吧。”傅谨言轻声说道,这几句话已经耗了他太多力气,若不是手撑在这台子上,他恐怕早就跌坐在地上了。

  法医喋喋不休,“我们还需要做记录,如果傅先生你认领这具尸体,需要...…”

  “我让你们出去啊!”他陡然抬高了声音,墨眸中闪着火光,“我要和她单独说说话!出去啊!”

  等到停尸房里就剩下他和苏夏两人,他这才又恢复温柔的模样来,一点都贵州好的癫痫医院不嫌脏,伸手抚上那高度腐烂的脸庞替她拢了碎发到耳后去,“我回来了,来看你和宝宝,以后,我们一家人都好好在一起,我哪儿也不去了,就陪着你好不好?”

  “我去美国给你买了礼物,你起来,我们回家去拆礼物,很漂亮的东西,你一定猜不到是什么。”

  “老婆,你说我们给宝宝取什么名字啊,叫爱夏好不好?傅爱夏,我爱你,你说呢?”

  那个女人只是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言语,也无法言语。

  活着的时候只能用微笑或缄默来代替所有情绪,死了,就连笑都做不到了。

  傅谨言说着说着,肩膀开始颤抖起来,要去握住苏夏的手,“老婆,你回答我嘛,不要不理我。”

  苏夏的手已经僵硬了,五根手指却紧紧握着,这只手的拳头握得非常紧,傅谨言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掰开来。

  掌心中,握着一枚戒指。

  发黑的血浸泡,早就看不见光泽,可他还是一眼认出来,这是苏夏的婚戒。

  第十四章:我错了好不好?

  所有的镇定都在这一刻被打破,那枚戒指缓缓从苏夏手中滑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响声。

  傅谨言强力忍住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砸在苏夏的手掌心中,将血污划开,露出原本的肤色来,可已经发青了什么都来不及了。

  苏夏死了,没了,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留给他的,只是这具冰冷的尸体而已。

  “老婆,我们回家吧,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傅谨言将她抱起来,心口那块的温度渐渐的凉透,步步缓重,回家的路那么长,又那么短。

  如同活着的时候一样,傅谨言将她轻放在床上,取了热毛巾给她擦掉满身的血污,又要给她套上衣服。

  可翻来覆去,却没有在衣柜里找到一件合适的,她的衣服就那几件,还是出嫁前买的,这两年穿了又洗,早就旧得不成样子。

  傅谨言望着衣柜发呆,她是这里的女苏州哪家癫痫医院能治疗癫痫病主人,却没有半点主权,就连衣柜都只能占到一个角落,可有可无似的。

  猛然间,又想起原先买的那套亲子装,拿出来给苏夏穿上,自己又换上爸爸的那一套,笑着问苏夏,“你看,这是我给你买的,一共有三件,我们一家三口,都有份。

  “谨言,我听说你回来了,你怎么……啊!”苏柔不知什么时候走进来,撞见床上已经腐烂的苏夏,吓得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傅谨言缓缓地扭过头去,脸上不带一丝表情,“你妹妹也来了,正好,让她看看,我们的衣服好不好看,是不是很般配?”

  苏柔早就吓得脸色苍白,又听见傅谨言这么说,当他是撞了邪,起身拉住傅谨言的胳膊,就要去脱了他身上的衣服,“谨言,你快把这个衣服给脱了,她死了,你不要跟着晦气。”

  “苏柔,”他缓缓开口,“如果是她给我的晦气,那我愿意接受。”

  说着,又躺到苏夏边上去,抓住她的手腕,“你回去吧,我想和我老婆单独待一会儿。”

  苏柔拿不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脸色黑了又白,终于还是咬唇离开,带着满心的不解和愤怒,直奔着傅家老宅去。

  那个哑巴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缠着傅谨言不放?

  傅太太的位置,还想要霸占多长时间?

  ..

  傅谨言陪着苏夏躺在这张床上闲聊,说来都觉得讽刺,结婚两年,除了和她同房的时候,就没有踏进这个房间半步,现在静下心来,才看见这屋子里好多她的杰作。

  床单是粉色的,带着颗颗桃心;台灯是天蓝色的,缝着几片羽毛;桌上还放着一本翻开的书,百年孤独。

  她是以什么心态,整日绒默的在这个宅子里生活着,原本就寂寞孤独,却还要看这些书,百年孤独有多孤独?

  他不知道。

  可他知道,苏夏一定过得很苦。

  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夜幕渐渐拉满天际,屋子里最后一点光亮被黑夜吞噬的时候,傅谨言终于是看见天花板上的秘密。

  那些廉价的荧光亮片正争先恐后的闪着光,在这黑暗里透出一点光来,如同漫天的星,映入他眼中。

  可是繁星万千,也不及她眉眼半分。

  于傅谨言而言,他生命中最大最亮的那颗星,已经陨落,再也寻不见了。

  未完待续……

  明楼小说512,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