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无形之刃 10

时间:2019-10-29 18:50:12
无形之刃 10

第十章

但是劫却笑了。他问:“在你看来,杀恶魔小丑和杀其他人不一样吗?”

萨科依旧沉默,没发一言。

福州看癫痫病医院有几家tyle="text-indent:2em;">劫又笑了,他继续问:“在你看来,恶魔小丑杀你会觉得有别于其他的人吗?”

萨科仍然沉默,但他的双手,却微微的弯曲。因为他的双手弯曲了,所以劫知道他已经没有胜算了。

劫说:“你本来应该自己亲手试试看的,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所以你现在应该也没有绝对的自信打败我吧?”

萨科嗤笑:“怎么可能?”

劫说:“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萨科不笑了,他的眼睛成了一条线,他的目光又冷又锋利,像一只盯上猎物的豺狼。他眼睛成一条线的时候,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他 的魔能仿佛地狱的阴风,极寒极冷。

劫却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萨科的眼睛开始渐渐睁大,渐渐睁大,就像一条线被一把锋利的小刀割开了中心然后往两边拉一样,最后他的眼睛竟然大到崩裂,眼中 血丝密布。他的全身颤抖得厉害,这表明他已经怒到巅峰。可是劫依然只是静静的站着。

“我一定要杀了你。”这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

劫说:“你确实应当杀了我,不过你最应该杀的人,却应该是真正的恶魔小丑。”

萨科不说话了,他只是对劫怒目而视。

劫继续说:“他让你不再是你,所以你应该很憎恨他,可惜你永远也无法亲手杀掉他了。”

萨科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他的喉咙发出~赫~赫~的喘息,他用微弱的声音说:“住嘴。”

劫说:“用实际行动来让我住嘴反而更有效果。”

所以萨科动了。

但是他动了就离输不远了,他明白这个道理,劫也明白这个道理。可以他还是动了。

看到萨科动,劫就明白了,萨科不仅速度快,而且出手凶残。他快到怎样的程度?是已经让人产生幻觉 的地步。那又是怎样的幻觉?是 明明快到肉眼难辨,却让层层幻影重叠。

哈尔滨治癫痫的医院哪里比较好?;">他的手法凶残,虽然使用的武器与恶魔小丑别无二致,但他却似乎更加精通杀人之道。他的短匕不仅锋利,而且淬有剧毒,这毒,是哪 怕沾到一丝都有致命危险的。

萨科的速度比恶魔小丑更快,他的毒也比恶魔小丑更烈,他确实比恶魔小丑更强。

但是他先动了,所以最终他输了。

没有人看到劫是怎么出手的,她们只看到黑夜中身影光影交错,然后萨科边轰然跪倒在地。他死之前已经无法再开口说一句话,他只是 保持着瞪大了的眼珠子,好像要记住杀死他的人,又好像要记住他所死的这座城市这条街。

劫知道,这样死的人,大概都是对这世界充满眷恋的人。但他的心中并没有悲哀与愧疚,因并没有人教他这些。

劫的目光看向站在萨科身后的女人。

那女人知道劫在看她,于是她笑了。

她说:“我们又见面了。”

劫说:“是的,我们又见面了。”

她问:“我们见面了,你不高兴吗?”

劫说:“我很高兴。”

她撇嘴说:“可是你没有笑。”

劫说:“我并不常笑。”

她说:“但我知道,你如果真的高兴,一定会笑。”

劫诧异:“你知道?”

她点点头:“我知道。”

劫的目光突然变得柔和,他说:“原本我应该高兴的,可是和你见面的时间,地点都不对,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她说:“我本来不会再见你,可是我遇到了他。”她指着萨科的尸体。

劫点点头,像是明白了什么,但是他没有继续再说了。

他沉默,沉默了许久才说:“我要走了。”

她说:“我知道。”

劫问:“你知道,却不叫我带你走吗?”

她说:“如果你要带我走,你会说的,我一直在等。”

劫说:“可是你知道我不会带你走,是不是?”

她说:“是的。”她好像已经只有力气说这两个字。她的眼光闪烁,仿佛能说话。

劫看出了她要说的话,她说:“你如果不带我走,我也不会怪你。”可是劫这次真的再也没说什么,直到他和拉克丝的身影消失在街道 上他也没再说什么。

她的眼光原本温柔,原本澄澈,原本是这世间最美的眼光。没有人能抵御那样的眼光。但是直到劫和拉克丝的身影真的消失在街道上, 她的目光才变得冰冷,变得怨毒。

她的嘴唇微不可见的颤抖,双手紧扣,指关节卡白卡白。

突然,她的眼光像针一样尖锐,她对着夜色问:“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夜色没有回答她,夜色是不会说话的。所以她不是问的夜色,而是问藏在夜色中的人。

那人反问:“你真的想要我杀了他吗?”

她说:“当然。”

那人凝视着她,许久才说:“你并没有想要杀他,因为你说谎的时候总是会皱眉头,这一点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她诧异的望着那人,她没想到对方会如此了解她。不过她并不因为被窥视了行为而恼怒,相反,她很高兴。她高兴的时候就会笑,而她 笑的时候又往往很美。她的美叫人无法抗拒。

夜色中传来一声不满的轻哼。

夜已经很冷,但这声音更冷,夜色因这声音而冷。

*****************************

劫一直很好奇是怎样的人才会救他,因为在诺克萨斯,克卡奥已经是站在金字塔尖的存在。救他,是几近与整个诺克萨斯为敌的事情。

恐怕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多少人有这样的勇气。

且不说诺克萨斯本就是整个瓦洛兰最强大的两个国家之一,单是克卡奥本人,就足以叫人颤栗。所以劫知道,敢救他的人,一定拥有非 凡的勇气。

现在他在一个酒馆中,酒馆的老板是个名叫古拉加斯的大胖子。这个胖子声音像破锣,身体如同酒桶。

这时候,他破锣般的嗓音朝着劫所在的桌子喊:“斯维因,加上这一桌,你一共欠我整整一百顿酒钱了。”

坐在劫对面被称为斯维因的人说:“知道了,会还给你的。”他的声音很干涩,像特制的琴弦用手指弹出的响声。这声音不急不缓,而 他的脸上则带着微笑。

劫想,这样说话的人,一定有着极为清晰的头脑。

古拉加斯抖动着圆而挺的肚子,用破锣嗓子说:“谁他娘的不还老子酒钱,老子可是会揍扁他。”酒馆中的客人不禁面面相觑。他又哈 哈笑着说:“不过我相信斯维因是会还的。”

斯维因在酒还没上到桌上的时候,用桌上的抹布慢里斯条的擦拭着桌子,竟然一句话都没多说。

劫不禁有些吃惊,他静静的看着斯维因擦桌子。

斯维因的神情出奇的认真,甚至给人一种如同一名教徒接受洗礼般虔诚的感觉。直到桌子上端上了两杯冒着气泡的酒杯,他才抬起头第 一次与劫对视。

他的眼中仿佛常含微笑,看向劫的时候,他说:“尝尝古拉加斯的酒吧,他虽然不是大陆著名的酒师,但他的酒却是无与伦比的。”说 完,他自己率先将杯中液体一口饮尽。

劫神情微怔,他原本以为斯维因是不喝酒的人。因为酒是乱人心智的东西,而习惯思维清晰的人,一般是习惯性不喝酒的。

斯维因说:“我并不嗜酒,但酒却是我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劫说:“把酒当做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斯维因说:“如果只是单纯的品尝酒的味道而喜欢它,那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不过,你似乎并不了解酒真正叫人陶醉的地方。”

劫问:“酒叫人陶醉的地方?”

这时,古拉加斯说:“酒最叫人陶醉的地方在于,有一群能够与你痛饮的人。”

斯维因淡然一笑,他对劫说:“不喜欢喝酒的人,往往是孤独的人。”

劫不说话,他的神情也没有变化,在常人的眼中看不到他在想什么。

斯维因又说:“而孤独,往往是活着的人最大的痛苦。”说完,他的目光看着劫,他眼中的话是说:“所以你现在很痛苦。”

劫的眉头微微一跳,斯维因的话像是一枝利箭穿透穿透他的心脏。他盯着斯维因,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他知道,斯维因的话还没有 说完。

斯维因问:“你是不是很吃惊,一个第一次和你见面的人,却仿佛像是认识你很多年的人?”

劫说:“是。”他回答问题的时候总显得这么坦诚。

斯维因望着酒馆屋顶悬空的吊灯,像是呢喃的说:“因为我和你一样,也很国内最好的癫痫病医院痛苦呀。”

劫神情微动:“你也痛苦吗?”

斯维因点点头说:“我也痛苦,所以我理解你的痛苦,我们同病相怜。”

劫静静凝视着斯维因,他正视着斯维因的眼睛,就好像要看穿他的内心。因为他知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想要看一个人在想什么,注 视他的眼睛,往往行之有效。所以当有人密切的注视你的目光,那说明他希望理解你的内心。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