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购物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93

时间:2019-10-29 17:17:47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93

  “小七,怎么今天就来上班了呢,我还以为你要多休息几天呢。”看到我进来了周博热情的对我说,然后主动站了起来。
  然后看到我还呆呆的站在那里,指着床上说,“怎么还站着呢,坐啊。”
  我微微的皱起了眉,周博,似乎是对我的态度一下的转变了,现在他热情的有些不正常呢,至少在以前他从来都没有站起来过,更别说是让我坐下了。
  而现在,而且我只是说跟着他一段时间,他没必要对我这么客气的,应该是因为我的手段。
  “谢谢博哥。”我也没有客气,就走了过去,当初周博在我上去的时候,最后可以说是不惜为了我彻底的撕破和那个虎哥的关系,如果当初他不这样做,我估计我现在可能还得在医院躺着,说起来我还应该感谢他呢。
  而我现在如果太过客气,倒是有些虚假了。
  “客气啥。”周博坐到我的身边,拍拍我的肩膀说,有些夸张的说道,“小七啊,那天你的表现,可是相当的神勇啊,都可以堪称我们这里的第一高手呢。”
  我听完他的话,“博哥,你又拿我开玩笑的,还什么的第一高手,当时我们这里能打的,应该都被曹维东给带走了吧,所以才会是那种场面,而且博哥,似乎,当时你没有上哦。”
  周博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其实那种情况,我上不上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个阿虎带来人,我也不说假话了,我打不过他的,所以,如果你不上的话,我们真的可以说那次丢面子丢大了。现在我们所有人应该都承你一个人情呢,有啥事,记得告诉哥哥,哥哥能办到的,绝对不说二话。”
  我听到周博的话,笑着点点头,其实我感觉到这个周博虽然同样只是口头上的承诺,但是比曹维东的那个我下次做好了,然后放了依依要靠谱的多。
  毕竟周博是这里曹维东不在的时候,最大的话事人了,而且我以后要跟着周博了,而让他欠我一个人情,这无疑在以后我做什么的时候都要方便一些,而曹维东那边,我只能等到自己有能力让他直视的时候。
  “谢谢呢。”我对周博说到,“不过,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呢?”
  “昨天东哥也说了,让你以后先跟着我做一段时间,过些日子,你熟悉了,应该就能独当一面了,应该不会太久的。”
  “但是具体的呢?”我问周博。
  “应该提醒你注意的,我们昨天在一起的时候,我都已经告诉过你了,所以现在你就适当的按照我说的去先做着吧。”
  “告诉了我?”听到周博的话,我一脸无辜的看着周博。
  “是啊,你不记得了?”周博听到我的话,在着我的表情,周博带着一些疑问的冲我说道,“昨天我说了那么多,你居然什么都不记得?”
  “不好意思啊,我昨天喝多了。”我咳嗽了一下,有些尴尬,毕竟周博可以说是我的上司,而他给我说话,我居然都没听。
  “好吧,就当我什么话都没说。”周博有些无奈的看着我。
  “咳咳,博哥,那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呢?”我向周博问到。
  周博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告诉我,总的来说,我现在所要做的和以前比起来,要简单的多了,就是每天在每层楼看着点,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去处理一下。
  如果没发生事情,那就万事大吉了,想在哪里呆着都行,累了有休息室,渴了有水,有茶,有酒,甚至可以去调戏一下我们这里的小妞。

 说到这的时候,周博笑了一下说,笑容中有点小暧昧的神色。我们这里可是有很多小姐相当的漂亮哦,有空我可以去试一试,你现在也算是在我们这里人人都知道了,很多女孩子心中的英雄呢,再加上你现在的地位,她们应该很乐意和我发生点什么关系的。
  而且,发生完了是不用负责的哦。当然对于周博的这几句话,我是选择直接的无视了。
  除了这些,他们还给我配了一个对讲机,让我随时带在身上,这样可以不用时时刻刻的盯着,只需要在发生事情的时候,去处理就可以了。
  而我的工资也一下上调了三倍之多。
  然后周博想了一下,说让我有空了先和那些保安们认识一下,毕竟很多时候,自己一个人镇不住场子的,酒喝的差不多了的时候,那些醉汉们才不管你是谁呢,看到你人少了他就会更加的嚣张,这个时候如果多带一些人,不管是在气势上,还是真的动手了,都能占很大的优势。
  而且,遇见什么事情了,总不能大大小小都让主管亲自动手吧。
  听到这,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了一个念头,我,现在应该算是个保安头子吧。
  当然,有个比较好听一点的名字,叫做大堂主管,听起来很唬人吧。
  这个位置虽然说不算很大,但是也不能说是小了,至少是一个头目了,我们现在场子里有六个主管。主管的上面,就是经理,而周博,在这里的挂名是大堂经理。
  而这里的经理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周博这样的,负责解决问题的,第二种,是类似于袁经理的那种,他管人事的,当初我就是周博让我找他给我分配工作的。
  当然,我知道,我现在只算是一个光杆司令,因为我现在手下没有任何自己的势力,而周博,他遇见什么事情就要好办的多,他是一步一步的自己走上来的,在他的下面有着很多的死忠,他说话能有人听。
  而且,做了这个职位,有一点很重要的是,KTV里如果没发生什么事的话,就相当的清闲了,理所当然的,在平日里回去的也要比一般人早一些。我记得,叶蓓蓓现在还在家里,她早晨特地的嘱咐我晚上早一些回去的。
  可以说这次曹维东给我的奖励,也算是相当的丰厚了,一下子升了好几级,我也明白了他当时听到我还要其他的条件,所生气的原因,大概他真的觉得,给了我这么大的好处,已经足够弥补我当时为KTV站出来做的事情。
  周博给我把那些介绍完了,然后告诉我,说我们这里,所经常处理的事情,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很常见的,就是那些喝多了闹事的人。
  毕竟人再喝完酒的时候,整个神经都开始兴奋,很容易做出一些平时不敢做的事情,给我们、或者其他客人带来的不便或者危害,为了保障我们和客人的利益,自然得有人站出来解决,这个时候就靠我们了。而且这种现象也是我们这种服务产业所共有的。
  第二种,就是我上次遇见的那种情况,会有人别有用心的人来闹事,不过第二种不怎么太常见,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我们去拖着一下时间,然后告诉周博就行,会有人去解决的。
癫痫吃什么药能控制的住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在其他的,周博说暂时没有什么要叮嘱的了,先让我跟着他做着,这个职位可以说一点点都不难,等我熟悉了之后,应该就能知道怎么处理了。
哈尔滨看羊癫疯到哪家医院好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一口气说了很多,等周博说完了的时候他也是又从旁边的桌子上到了一杯酒,大口的灌了几口。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问他,“那,现在我们做什么呢?”周博听了后冲我笑了一下,“现在嘛,休息”。
  在下午的时候一直都相安无事,而我也一直都在休息室里也呆着,只是周博带着我去认识了一下那些保安,然后告诉他们我以后就是他们的主管了,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不过他们的热情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这些保安显然大多数都参加过了上次的事情。男人,大都崇拜那些能打的人,虽然我上次可以说是被压在下风的,但是我能在那个四方脸的手下坚持了那么久,而且最后还是赢了的,其他人可是一上去就被轰了下来呢。
  除了我的实力,再加上在曹维东和周博暗中的推波助澜下,这些保安现在看到我的时候一个个都是一脸的兴奋,大概是都能把我当作偶像了吧。
  主管,也算是个小高层了吧,现在我也才体会到,这个工作的轻松,和之前我做服务员的时候简直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当时一天下来,几乎可以说是累的腰酸腿痛的,而现在……。
  不同的职业,决定了不同的生活。
  一直到晚上的时候,客人也开始多了,而周博也告诉了我,说没人、或者人不多的时候,我们可以休息,但是从现在开始,是事故的高发期。一般最好是在场子里到处走着看看,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在第一时间去解决。
  而根据周博说,这种大麻烦,一般不多,但是小事,还是很多的。
  我们这一层就有三十多个包间,总共的包间数,达到了一百多个,这么多,肯定有喝多出现问题的。
  就在我跟着周博在场子中转悠的时候,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叫,“七哥,三楼五号包间出现了一些问题,快点过来一下。”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事情来的居然这么快。
  转而我就看向了周博,周博显然也接到了消息,冲我点点头说,“你跟我去看看。”然后就转身向那个包房走了过去。
  跟在我们身后的,大概还有四五个保安。
  很快的,我们赶到了那个包间门口,门关着,但是里面的歌曲已经关掉了,有些吵闹声从里面传来。而在门口有几个服务员紧张的站在那里。
  看到我们来了,那几个服务员急忙迎了上来,看着我们,其中一个对周博说,“博哥,里面有客人喝多了,非要让我们这里的公主跳脱衣舞,她当然不肯了,然后那些客人扇了公主一巴掌,现在还在那里逼着要她脱衣服呢。”
  我皱起了眉头。
  公主在我之前工作的那种低等包厢并没有的,那里的消费档次太低,在这种中上等包厢才有,她们和服务员不一样,服务员是向我这种站在门外,客人有什么事了喊了才进去。
  而公主是在包房里面为客人服务的,帮着客人点歌、倒酒什么的,当然,如果客人高兴,公主也愿意的话,还会陪客人喝一些。
  在这里会有人说,公主不就是小姐么,这是错误的概念,虽然公主和小姐都是在包房里为客人服务的,但是他们最大的差别就是,小姐会出台,而公主不会。
  当然,这只是客观的,如果你一下拿出来很多钱,能够让她心动了,我相信很多公主也不介意,偶尔客串的陪你出去共度一夜,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有钱能使鬼推磨。
  不过绝大多数的人来玩,一般都不会拿出一个能让公主下水的钱。总体来说,公主来说还是比较干净的。
  我把目光看向了周博,毕竟我这次来只是学习经验的,重点还是看周博应该怎么做。
  听完服务员的话,周博也皱了皱眉头,但是只是片刻,他就抬起头,然后冲我说道,“进去看看。”他说完推开了门。
  这个包间的装饰明显要比我之前做着的那个要好的多,里面的装修很奢华,很柔软的地毯,桌子、沙发以及头上的吊灯都是高档货色。
  在桌子上放着一桌子空的啤酒瓶,还有一些果盘,几瓶洋酒。
  而房间里五个醉汉坐在那里,在角落里还站着一个女孩子在那里微微的抽泣着,看样子她应该是这次事情的主角了,在她的前面一个服务员护着他。
  我们进来之后,周博冲那个服务员点点头,然后说了一句“你们先出去吧,在门口等着。”
  那个服务员听到后,就拉着那个女孩子走了出来,女孩子还一边走一边肩膀微微的动着,显然是在哭,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清晰的看到她的脸上一个红红的手印子。
  平心而论,这个公主长得相当的不错,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材,而她身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那雪白的皮肤格外水嫩,就好像捏一下就能出水一样。<小孩吃左乙拉西片br style="font-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而此刻她脸上的红色手印,无疑破坏了这种美感,让人感觉到无来由的一阵心疼,那帮畜生,对待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也能下的了手。
  而此刻那个几个醉汉看到来人后没甩我们,似乎是压根看不起。
  但是看到那个服务员要走了,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然后指着他们说,“别走,操,婊子,谁让你走的。”
  那两个人听到他们的话,一下站住了,然后抬头看着周博,眼神中有着一些害怕。周博冲他们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没事儿,你们先出去吧。”
  “这几个哥们,我是这里的经理,如果他们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先替他们道歉。”
  “什么狗屁经理,道歉?哈哈,正好我们要找你呢。”这几个人显然喝多了,说话都不经过大脑,一开口就得罪了周博,“刚刚那个小姐,给我叫进来,让她陪着我们哥几个,乐呵乐呵,今天晚上把我们陪好了,那就没事儿了。”

  周博的地位和身手我都是知道的,原本我以为他遇见这种被侮辱,会立刻生气的,可是没想到他居然依旧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对不起了,几位哥们,刚刚那个只是我们这里的公主,她是不出台的,所以哥几个谅解一下,如果想要妹子,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
  “操,给你脸不要脸,什么公主不公主的,劳资是来消费的,劳资就要干她,你说进来的女的不是卖的是干嘛的。”听到周博的话,那个人显然有些怒了,冲周博喊到。
  “几位哥们,大概你们不经常来这种吧,包间公主,只是服务员,不卖身,我们也没有权利去要求人家干嘛。”周博依然和颜悦色的,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的话音逐渐硬了下来。
  “狗日的,说劳资不常来,看不起劳资是吧,劳资花钱了,就看上她了怎么的,今天不把她叫过来,劳资今天和你们没完。”这个醉汉显然是听出了周博今天晚上肯定要保那个妹子了,口气也重了起来。
  “呵呵,没完?怎么个没完法呢。”听到这里,周博冷笑了一下,看着那几个醉汉。
  “你特么威胁劳资是吧,小心劳资打电话去报警,你们这里卖淫,等警察来查的时候,看你们怎么收场。”
  听到这里,周博的目光可以说是完全的冷了下来,显然这句报警来查卖淫已经完全激怒了他,“给,手机给你你报个警我看看,我看看你倒是哪来的胆子报警。”
黑龙江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周博说完走到那几个家伙的跟前,把手机递了上去。
  虽然周博这样做,但是我知道,这个电话肯定是打不出去的,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周博身后的几个保安已经微微的向前走了几步。
  而那个家伙看到周博走到跟前把手机递了过去,愣了一下,紧接着说,“你特么一个小小的经理也敢来威胁劳资,我操你妈的。”
  他说完没有伸出手去接,而是一脚向周博踢了过来,不过这个醉汉显然是普通人,在加上他现在喝醉了,这一脚踢得有气无力的。
  周博看到他的动手了也笑了一下,身体微微往过一侧,就躲过了这一脚,“既然给你们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那也就不好意思了”。
  周博冷冷的说道,“把这小子,打断一条腿,然后丢到街上,其他人,动手的就打”。他毕竟是这个KTV的经理,曹维东的得力手下。而曹维东是什么人,这条街上的老大,每年不说打死,打残的人也能有多少。
  菲姐手下的大鑫都能很轻易的断了有些人的手指,而周博,也同意的不差,在周博的血液中,也流淌着暴力的因素。
  从他刚刚来到现在,已经给了这些醉汉很大的面子了,忍气吞声的说了那么久,可是无奈,这帮醉汉不长眼色,那也没办法了。
  周博说完,他身后的那些保安就已经围了上来,这些保安,说是保安,但是其实都是一些曹维东手下的小混混,常年跟着周博,下起手来自然不轻。
  后面的结果很明显了,剩下几个醉汉看到那些保安出手,在那里吓得一声都不敢吭,只剩下那个醉汉的惨叫。而周博,点了一支烟,顺带的发给我一支,然后在一旁冷冷的看着。
  早在刚刚开始动手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去把门关住,然后把音乐开到最大声,所以外面也听不到里面的动静的。
  在打完的时候,周博冷笑了一下,“把他从后门丢出去,别忘了让他买单。”说完周博示意我跟着他走了出去。
  “刚刚看到清楚了么?”出去之后,周博问我。
  我冲他点点头。
  “我们做这行,首先要记得一点,那就是顾客最大,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耐着性子,不过这种事情得看你的判断,遇见那种明摆着是闹事的,就绝对好不姑息,该动手级动手,没点背景还打我们的公主,呵呵,还真的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呢。”
  “没背景?”我向周博问道,他怎么会知道。

(未完待续)

------分隔线----------------------------